上海兴国宾馆中的,到清雅幽静的湖南路去逛逛

2019-09-30 17:32栏目:国史进程
TAG:

在上海的湖南路、华山路、兴国路三条路为界的地方,有座对于寻常百姓来说十分神秘的别墅式花园宾馆,这座宾馆就叫“兴国宾馆”。上海的兴国宾馆,占地面积105,600平方米,绿化面积达90%以上。据说宾馆内拥有28幢风格迥异的法国、英国、德国、美国、西班牙、加拿大式别墅以及一座崭新的高耸云天新大楼。对于这些大多建于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的各式洋楼,尤其是其中一号主楼(曾在上世纪五十年代中期,传说是中国伟大领袖毛泽东主席及其家人在上海的临时居所),被外界称做“铜房子”的神秘建筑,其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屋子,当年又是如何建造成功的呢?

湖南路原属于上海法租界,是跨徐汇区及长宁区的一条东西走向的街道,它东起淮海中路,离上海图书馆很近,西至华山路,全长1025米。这条上海衡复历史文化风貌区内的小路,蜿蜒曲折,湖南别墅、上海交响乐团、兴国宾馆这些响当当的名字令人闻而生畏,如同曾在这里发生的故事,充满了神秘的气息和历史的厚重感。

湖南路修建于1918年到1921年,原来叫朱尔典路,朱尔典是一个英国外交家,1898年出任英国驻华公使。1943年汪精卫政权接收上海法租界时改名湖南路。

上海市区西部有条华山路,而华山路与湖南路、兴国路三条路为界的地方有个宾馆,那就是兴国宾馆。

湖南路是上海市区很少不通公交车的马路,低密度的建筑、浓密的树荫,十分清幽雅静。湖南路留下了许多租界时期的建筑印迹,这里既有老式弄堂,也有各式洋楼,还有高档别墅和新式小区。有人说,湖南路很低调不张扬,而铁门紧锁的深墙大院,却又为宁静的湖南路增添了诸多神秘,让人感到有些敬畏而疏离。

新中国成立前,延安东路和延安中路分别叫做爱多亚路和福熙路,再以前它们则分别是叫做洋泾浜和长浜的两条相接的河流。河的北面是公共租界,河的南面则是法租界。1900年,法租界的西界在白尔路,就是今天的重庆中路,1914年法租界扩张成功,今天华山路以东的地区全部被划进了法租界新界。而中国营业公司初建时,静安寺以西的沪西尚未划进租界,租界外的土地大多是农田,地价相对低廉。而雷文熟知上海的土地行情及规划,他知道,当这些农田被划进租界后,就成了城市用地,地价便会即时攀升,这个有头脑的商人将眼光瞄准了那些农田,以较低的价格购进土地进行开发。

湖南路8号 赵丹旧居

与公共租界相比,法租界的商业和经济都落后不少,法租界公董局的税收不足,可用于新租界开发建设的资金实在有限。于是当这块新租界刚到手时,法租界公董局便出台了相应的措施,支持和鼓励开发新租界的各种商人和商事机构。中国营业公司主要是通过以下两种方法参与法租界的房地产经营:一种就是直接投资,即由公司先自行出资征购土地,对原农田进行平整、改造,在该土地上兴建住宅,使土地升值后再以高价出售或出租。另一种即房地产中介,以中介身份代客购地建房。兴国宾馆的部分住宅则是属于前一种方式,所以今天兴国宾馆内的多幢别墅,都是由该公司先期购进地皮后兴建的。由于房子造好后大多出售给了太古洋行,于是兴国宾馆的地块旧时被叫做“Taikoo Circle”,中国人则称其为“太古圈”。

图片 1

湖南路8号建于1930年,整幢建筑显得简洁明快,钢筋混凝土结构,清水泥立面外墙,落地钢窗门,朝南阳台围着半圆形的铁栏杆。这幢建筑建成于1948年底,原主人是纺织业大亨吴中一,他曾任中华第一针织厂经理、原公私合营申新棉纺织厂副总经理兼申新九厂厂长。1948年底房屋竣工捐赠给政府,自己则寓居香港,后与曾在邵氏主演《杨贵妃》的著名女影星李丽华结婚,2006年终香港逝世。

太古洋行的总部设在英国伦敦,远东总部设在上海,统管中国、日本、南洋各地的业务。上海太古洋行的办公楼位于繁华的法租界外滩,洋行的管理者——大班则选择居住在幽静的法租界西部,他的地位类似于今天的跨国公司驻华首席代表。由于上海在太古洋行的亚洲战略中占据着重要的地位,太古洋行除了在上海设主管,具体负责上海公司的业务外,总部还派董事会董事定期或不定期驻上海,监督上海的业务进展,并对重要业务或重大事件做出决策,所以高层领导均常年居住在上海。在斯维尔的儿子、人称小斯维尔的乔治?斯维尔接管太古洋行、执掌公司大权时期,他决定为高层领导在上海挑选合适的地块修建专门的住宅。

赵丹曾在上海多处居住过,湖南路8号是赵丹1962-1979年居住的地方。当时赵丹与妻子黄宗英住在3楼,2楼住的是文化局长、著名音乐家芭蕾舞《白毛女》的作曲孟波。3楼共有4间房屋,赵丹一家和周璇的儿子都住在这里,底层也有一间房子也归赵丹使用。

20世纪30年代,爆发了一次世界范围内的经济危机,这场始于美国华尔街的经济危机使当时作为远东金融中心的上海也无法独善其身。据历史资料记载,仅1934年,上海民族资本企业就倒闭了425家,失业队伍日益膨胀。只是,这场经济危机的爆发给了一些有远见的资本家找到了低价购地的良机。

赵丹,在我国电影、戏剧发展史上,是个有影响有重大贡献的著名表演艺术家。他1915年生于江苏南通,1931年加入左翼剧联,曾与周璇合作拍摄电影《马路天使》,与胡蝶合演《夜来香》,另外还出演过《十字街头》、《林则徐》、《聂耳》等影片,1995年获得中国电影世纪奖最佳男演员奖。1980年,赵丹因患癌症在北京病逝,终年65岁。

由于当时太古在中国的业务日趋多元化,也使得公司虽有损失但影响不大。此时的小斯维尔下决心,趁着廉价劳动力充足的时机在上海市中心建一个奢华总部大楼。当时,小斯维尔看中中国营业公司中一块位于沪西雷上达路、海格路、朱尔典路(今兴国路、华山路、湖南路)相围的土地,他以高价购进了这块土地,修建了数座别墅建筑。而其中今天的兴国宾馆的一号楼,便在1934年建设成功。只是竣工以后,他除了参加竣工剪彩仪式,再也没有在这栋豪华住宅里呆过一天,只将它当作了太古洋行的总部办公楼使用。

湖南路20弄2号 陈果夫旧居

湖南路20弄2号英式乡村风格的小洋房,建于1940年,曾是国民党中央组织部部长陈果夫的旧居,离武康路107弄2号陈果夫的另一处居所很近。这幢住宅上部以褐色竹篱笆围合,一层为清水红砖墙,二层奶黄色刷面,有深褐色竖横交错木构架,三角形陡坡屋面覆盖红瓦。

1941年太平洋战争爆发后,太古洋行的英籍职员作为敌对国难民被遣返回国,洋行产业则作为敌产被日伪接管,别墅也被日本军方占据。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太古洋行在沪经营活动大受影响。抗日战争胜利后,1945年,太古洋行重新收回了产业。

图片 2

战后太古洋行的贸易虽有所恢复,但那时,其上层已估计到中国即将爆发内战,中国的生意以后也不太会好做,所以决定逐渐缩小投资,于是便将一号楼这栋豪宅变卖了。

陈果夫1892出生于浙江吴兴,陈其美是他的叔父,陈立夫是他的弟弟,蒋宋孔陈四大家族中的陈氏家族指的就是陈果夫陈立夫兄弟。陈氏兄弟长年经营国民党人事要害部门,并形成以二陈为中心的一股政治力量,被称为CC系。1948年陈果夫到台湾,任中央银行理事。1951年因肺结核病逝于台北,终年59岁。陈果夫没有生育子女,他的一生写有各种体裁的文字一百九十余万字,后来汇编为《陈果夫先生遗书》共十集。

兴国宾馆的一号楼,是座具有浓郁文艺复兴风格的英式古典建筑,其运用柱式手法表现建筑严谨、端庄、气派的风格相当成功。正面南立面分左、中、右对称的纵三段。底层是外廊式,采用多立克式双柱,柱顶是圆形,上有方石盖顶,凸出的半个柱廊有“浮雕”的效果。柱廊后为落地钢质玻璃统长门窗,处理简洁典雅,这一别致的廊式设计风格主要是受欧洲近代建筑中注意室内外空间联系的影响。即墙内建有宽敞的内廊,廊侧才是房间,这样的话,炎炎夏季,内廊可隔离火辣辣的阳光,而到了冬季,将廊边门窗关闭,可起到保温的作用。

湖南路105号张叔驯旧宅原上海交响乐团**

可能为了强调视觉的变化,建筑设计师帕拉第奥在二楼外廊采用了宽敞的爱奥尼克双立柱柱廊,柱头上卷起特有的漩涡状装饰,让直线条多了几分优雅和情趣的内核,回廊宽敞通透,并以宝瓶式栏杆围护。后面棱角方正的阳台是凹进式的,背面入口处的雨篷轮廓近似立方体,以粗壮方形柱墩转角,每面柱墩间各立一对多立克式柱。

湖南路105号现代风格的花园住宅,建于1931年。这里曾是民国元老张静江的侄子、中国古钱大王张叔驯的旧居。

论述外国古代建筑史的专业书籍认为,多立克适用于各种与基督教男性圣徒有关的建筑;爱奥尼则用于女性圣徒、文人高士的建筑;科林斯用于圣母玛利亚;混合柱式用于凯旋门、建筑最上一层。这些不同柱式,在兴国宾馆里随处可见。

张叔驯祖籍浙江湖州南浔,张氏家族是南浔最富的四大豪门之一。张叔驯痴迷于古钱收藏,二十几岁时就走南闯北收集古钱,中国泉币界有“南张北方”的说法,“南张”指的就是张叔驯,上海博物馆还收藏着他的部分藏品。

图片 3

一号楼建筑外观上最特别的地方要属屋顶。当时,它的屋顶使用了数十吨重的紫铜板,经年累月地就生成了一层厚厚的铜锈。所以,现在的屋顶呈淡绿色,一号楼也就因此有了“铜顶楼”、“铜房子”的别称。而就是这个带有些神秘的屋子,传说曾是上世纪五十年代中期,中国伟大领袖毛泽东主席及其家人在上海的临时居所

湖南路105号原是一个英国房地产巨商的花园。1931年张叔驯买下后请欧洲一名著名的设计师设计了两栋楼,东边一栋是他的新家,西边一栋归他的侄子、著名书画鉴定专家张葱玉。小楼一东一西,楼高三层,样式新颖;楼里既有古钱收藏室、古玉收藏室,又有西餐厅、娱乐厅、阳光室。两楼之间的前方有个漂亮的荷花池,荷花池南边并排着四个草地网球场。那草地都是从意大利进口的牛毛细草,又细又软,青翠可人,绿茸茸地一直铺到小楼的墙根。这处花园豪宅前门开在霞飞路即淮海路,后门开在湖南路,边门开在福开森路也就是武康路,总面积达27.315亩。据说从高处望去,两栋漂亮房子就像是浮在绿波上的两艘舰船。

建筑主入口设在主楼北面中央,挑出宽大的门廊,两边是车道。主人下车后沿着台阶通过小门厅进入楼梯厅。大门廊和小门厅地面均用大理石铺设。楼梯厅平面是椭圆形,东侧设弧形的大楼梯,西侧设弧形走廊,连通卫生间。靠壁大楼梯是楼内的一道亮丽风景线,随着角度和距离的变化,出现了一幅幅不同的画面,这大概就是人们常说的步移景换吧。

抗战爆发后,张叔驯一家去了美国,房子后来卖给沪上著名的交际花蓝妮,也就是孙中山之子孙科的二太太,后来又转售给他人。解放后这幢洋房收归国有,1957年上海交响乐团迁入,乐手们时常在草地上拉琴吹号,每周还会举办室内音乐会,成为沪上古典乐迷的聚集地。

一号楼建筑内部空间简单实用,清晰明了,井井有条,楼内设有起居室、卧室、餐厅、会客室、台球室、吸烟室、儿童房等大小不等的15个房间。穿过楼梯厅进入大过厅,过厅东面设餐厅、西面设台球室,还特地辟一小间为吸烟室。过厅南面大间为会客室、小间为起居室。主楼南面设宽敞的柱廊,连通各房间。弧形大楼梯由于层高较高,设半平台。二楼宽敞的过厅连通各个房间,南面两间卧室,中间为卫生间,可从其穿通。东面是由起居室、卧室和卫生间组成的一套主人房。西面为两间卧室及合用卫生间的儿童房,并在墙外挑出了统长阳台。房间之间有走廊和楼梯相连,南向的卧室外面都连通宽敞的柱廊。坡顶下的三层为储物室。

上海交响乐团是中国交响乐的发源地。她的前身是1879年成立的上海公共乐队,这是亚洲最早建立的专业音乐团体,曾被誉为“远东第一乐队”。上海交响乐团在湖南路105号驻扎了50余年,2014年搬到复兴中路1380号。​​​

楼梯前东西贯通的长廊使室内显得格外宽敞。该建筑的主立面朝南,设计师在秉承英式皇家古典风格之时,还借鉴了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的“广场式”设计。从二楼的任何一间房间都能通往巨型阳台。这片阳台正面对着一个足有几十亩、像足球场般大小的一片绿茵草坪。院内树木长青,四季花香,在近百种树木中有江南仅存的两株大王松和百年老香樟、五针松、塔枫、雪松、龙柏以及银杏、香榧、金橘等果木,景色幽雅。这里也是当年上海滩上流社会豪华派对的首选场地。

湖南路285号原上海灾童教养所

湖南路285号,由两幢独立洋房组成,总建筑面积为849平方米,花园面积约800平方米。中央庭院式布局,中国式的飞檐屋顶。这里原是李秋君创办的上海灾童教养所旧址。

图片 4

李秋君祖籍浙江镇海小港,“小港李家”是享誉沪甬的著名商业金融家族,李秋君的父亲李薇庄是宁波巨富,曾任上海闸北民政总局自治公所总长,在上海工商界颇具声望。李秋君从小精通琴棋书画,天赋极高,是典型的名媛才女,曾任中国美术家协会上海分会理事、上海中国画院首批画师、上海文史馆馆员、上海市妇联执委及中国民主同盟上海市委委员等职。李秋君终身未婚,她与张大千是至交,曾与张大千合作《高山流水图》,并盖上代表张大千与李秋君名字的印章“百岁千秋”。

李秋君1938年创办了上海灾童教养所,后搬到湖南路285号。由于是为儿童院设计,一楼没有客厅,两边都是房间,中间楼梯直上二楼。现在这里是上海宝丽会馆精品酒店和LAPIS集团旗下的泰式料理餐厅藏龙泰极。

湖南路555弄鸿丰香缇花园**

鸿丰香缇花园位于湖南路靠近华山路的路口,建成于2004年,是一幢现代化的上海豪宅,上海滩的顶级豪宅之一,据说李嘉诚家族、澳门赌王何鸿燊家族,还有娱乐明星刘德华、周星驰,都在这个小区有房产。

图片 5

鸿丰香缇花园整体采用了法国后现代主义风格,立面设计融合文艺复兴与古典建筑特点,全区每户都采用欧陆型气密式隔音、保温、节能的高级窗材料,全区绝大部份采用LED高科技、美观节能的灯光设计,在上海市住宅小区十分罕见;每户主卧及客厅都有超南的采光窗景;立面及围墙采用高级石材精雕细刻,获得上海市科技进步金石奖。社区中心有一个3500平方米的法式中庭花园,还有3个喷泉与2棵近70年之久的银杏大树。

兴国路72号兴国宾馆

兴国路72号兴国宾馆位于湖南路、华山路、兴国路三条路相交的地方,占地面积10.6万平方米,总建筑面积2万多平方米,绿化面积达90%以上。宾馆内拥有28幢风格迥异的别墅楼,分别建于20世纪20、30年代,有法国、英国、德国、美国、西班牙、加拿大等各式风格的别墅,每幢别墅楼前都有花坛草坪,形成风格独特的园林庭院,环境幽雅。其中很多是美商的中国营业公司——旧上海最大的房地产公司之一投资兴建,原为洋商办公楼和官僚资本家住宅,解放后由上海市军事管制委员会接管,1956年划归中共上海市委办公厅招待处,建立第一招待所,后改名为兴国招待所。1979年,改为兴国宾馆。

兴国宾馆1号楼建于1934年,原是英商太古洋行大班勃蜡克·华特的住宅,太古洋行是英商在上海开埠后,与怡和洋行、沙逊洋行、英美烟公司并列的大公司,被称为“四大财团”之一,经营棉毛织品、茶叶和丝绸贸易。

图片 6

这幢2层砖混结构的独立式花园住宅是英国帕拉第奥式建筑风格,建筑面积1647平方米,该宅建筑平面由主楼与辅楼平行组合而成。主楼立面简洁、典雅,正面南立面分左、中、右对称的纵三段。底层是外廊式,采用双并列的科林斯柱式,柱廊后有落地长门窗。二楼有宽敞的爱奥尼克双柱柱廊,并以宝瓶式栏杆围护。平坡屋面用铜皮铺制,久而久之生成了一层厚厚的铜锈,呈绿黄色,故此屋俗称“铜房子”。中间段正面并排着5座木质的老虎窗,旁边有一对壁炉烟囱。宅前有大片的绿茵草坪,使住宅掩映在各种名贵树木花卉之中。

这是一座设计、施工精良,保存比较完好的新古典主义建筑代表作品。1994年被列为上海市优秀近代建筑保护单位。

湖南路262号 湖南别墅

在湖南路与武康路的交汇处,高高的围墙和浓密的树荫,掩藏着一幢西班牙风格的假三层花园洋房,它深宫紧锁,显得十分神秘,没有人知道里面住着谁。这里就是曾任汪伪政权财政部长、行政院副院长等要职的大汉奸周佛海住过的公馆——著名的“湖南别墅”。

湖南别墅建于1931年,最初是英商锦隆洋行大股东的住宅,叫做锦隆别墅。建筑坐北朝南,墙角、窗间壁柱、入口柱等以不规则石块砌筑,饰面纹理自然。南立面底层设水平通长红瓦坡檐,二层为双柱敞廊,三层人字形山墙檐下有拱式石柱窗,山墙双坡檐在顶部折为四坡水平檐口。

图片 7

周佛海,是一个经常在谍战片中出现的反派人物,就是电视剧《伪装者》中大哥经常提到的那位周先生。周佛海早年曾参加过中共一大,后来退出了共产党,先后担任国民党宣传部副部长、代部长等职,抗日战争后投敌叛国,成为汪伪政权在上海的一把手。1943年春,周佛海买下这座住宅,因为周佛海是湖南人改叫湖南别墅,连门前的朱尔典路也一起改名为湖南路。湖南别墅曾是汪精卫每次来上海首选下榻的地方,也是日军与汪伪政府要员的一个联络处。张爱玲的丈夫胡兰成也是这里的常客。1944年汪精卫死后,周佛海掌握了汪伪政府的大权,后又兼任伪上海特别市市长、市保安司令。日本投降后,他向蒋介石投诚,被任命为军委会上海行动总队总指挥。1946年被被南京首都高等法院判刑,1948年2月28日病死南京狱中。

1949年下半年,邓小平、陈毅两家曾入住此楼,当时邓家住在二楼,陈家住在一楼。1962年贺子珍住进湖南别墅,在这里度过了她的晚年。现在这里是兴国宾馆的分部,用于内部招待,不对外开放。

版权声明:本文由澳门网上十大正规赌场发布于国史进程,转载请注明出处:上海兴国宾馆中的,到清雅幽静的湖南路去逛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