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秋节终聚首,龙岩男人被拐26年后借DNA比对与妻

2019-12-15 17:57栏目:国史进程
TAG:

图片 1

2015年3月18日,被拐26年的李伟带着4岁大的儿子同母亲蓝明秀一道从合肥乘机抵达成都。26年前,蓝明秀4岁的儿子伟伟在内江市白合镇玩耍时被人拐走。因儿子走失,蓝明秀和丈夫婚姻破碎,她从此踏上艰难的寻子路,却屡屡失望。26年后,皇天不负有心人,通过使用一种名为“DNA盲比”的高科技手段,她最终找到了如今已结婚生子的儿子伟伟。2015年3月,蓝明秀与河北省清新县的姜新血样比对成功。3月14日,她到清新县与姜新认亲。

9月13日,在被拐家庭中秋认亲活动上,被拐人王某杰相认。

2015年3月18日,被拐26年的李伟带着4岁大的儿子同母亲蓝明秀一道从合肥乘机抵达成都。26年前,蓝明秀4岁的儿子伟伟在内江市白合镇玩耍时被人拐走。因儿子走失,蓝明秀和丈夫婚姻破碎,她从此踏上艰难的寻子路,却屡屡失望。26年后,皇天不负有心人,通过使用一种名为“DNA盲比”的高科技手段,她最终找到了如今已结婚生子的儿子伟伟。2015年3月,蓝明秀与河北省清新县的姜新血样比对成功。3月14日,她到清新县与姜新认亲。

王某杰8岁时在广州被拐,广州公安局打拐办通过DNA比对技术帮助其找到亲生父母。

图片 2

中秋节前夕,深圳警方举办被拐家庭中秋认亲活动,5名被拐人员与家人团圆。按照公安部打拐办相关工作要求,近期广东省公安厅打拐办和深圳、广州警方通过DNA比对技术,成功帮助5名与父母分离约20年的被拐人员找回亲人。新华社记者毛思倩摄

昨日傍晚,四川省内江白合镇村口鞭炮响起,蓝明秀被拐的儿子李伟终于回家了,一家人相拥而泣。

被拐26年的李伟带着4岁大的儿子回到故乡,与亲人相拥而泣。

图片 3

村民将蓝明秀家围得水泄不通,争相目睹亲人相聚的场面。

图片 4

李伟与亲人吃上了26年来的第一餐团圆饭,现场欢笑不断。

图片 5

“DNA盲比”

2009年,公安部正式建立 “全国公安机关查找被拐卖/失踪儿童DNA数据库”,即俗称的全国打拐DNA数据库。在这个“国家寻亲平台”上,浩如烟海的DNA信息自动检索比对,重合的信息会自动跳出,这一过程叫“DNA盲比”。当这种信息检索碰撞出“火花”,就可能意味着一个家庭的团圆。

打拐新利器

内江市公安局打拐办民警罗兴树说,在以往没有先进的“DNA盲比”技术作为支撑时,寻找被拐儿童必须以案件侦破为依据,这存在很多不确定性,家长自行寻找也存在很多风险。如今,这项技术的运用,大大提升了寻找到被拐儿童的概率。

昨日傍晚,内江白合镇村口鞭炮响起,蓝明秀被拐的儿子李伟终于回家了,一家人相拥而泣。

26年前,4岁的李伟在玩耍时被人拐走。因儿子走失,蓝明秀和丈夫李开贵婚姻破碎,她从此踏上艰难的寻子路。26年后,皇天不负有心人,通过使用一种名为“DNA盲比”的高科技手段,她最终找到了如今已结婚生子的儿子李伟。

那么,什么是“DNA盲比”?

2009年4月,公安部正式建立全国打拐DNA数据库。在这个“国家寻亲平台”上,浩如烟海的DNA信息自动检索比对,重合的信息会自动跳出,这一过程叫“DNA盲比”。当这种信息检索碰撞出“火花”,就可能意味着一个家庭的团圆。

截至2015年2月,通过这个数据库找到亲人的被拐儿童已达3508名。四川省比对成功并团聚的有579人。目前通过此平台确定被拐儿童身份数,四川位列全国第二。

1989年9月29日,年仅4岁的李伟被拐。其父李开贵、其母蓝明秀发现娃娃未归,寻找未果,到内江东兴区白合镇派出所报案。派出所立案并寻找未果。

后来,蓝明秀、李开贵于2000年全国打拐专项斗争工作时采集了血样,并提交至四川省打拐办;2009年蓝明秀到内江市打拐办采集了血样,并入DNA库;2012年蓝明秀又在广州市白云公安分局采集了血样,并入DNA库;2015年3月,蓝明秀与河北省清新县的姜新血样比对成功。3月14日,她到清新县与姜新认亲。

DNA比对成功,娃娃找到了!3月18日,儿子、儿媳和4岁的孙孙要和自己一起回内江,这让蓝明秀辗转难眠。昨日下午,带着儿子一家回家的路上,蓝明秀不停拨打电话,一遍遍告知亲友们,“娃儿马上就到老家了”。

蓝明秀告诉成都商报记者,李伟被拐走的当年,她几乎找遍了四川各个地市州。后来,她甚至还假称一起做生意“卧底”到一个她听说的疑似“人贩”家中,后因身份暴露才逃走。

警方介绍,蓝明秀的家乡还有一户姓高的人家的孩子也于20多年前被拐,最终在2008年通过DNA比对寻回了娃娃。

幕后解密

“DNA盲比”成功

可能意味着一个家庭的团圆

昨日,成都商报记者从四川省公安厅了解到,2009年4月,公安部正式建立了“全国公安机关查找被拐卖/失踪儿童DNA数据库”,即我们通常简称的全国打拐DNA数据库。

这是目前世界上唯一由官方建设管理和维护运行的以打拐为主要目标的DNA数据库。

公安部要求对下列五种人员必须采取血样,并将采集到的DNA样本数据录入数据库:已经确认被拐卖儿童的亲生父母;解救的被拐卖儿童;来历不明、疑似被拐卖的儿童;来历不明的流浪、乞讨儿童;自己要求采血的失踪儿童亲生父母。

在这个“国家寻亲平台”上,浩如烟海的DNA信息自动检索比对,重合的信息会自动跳出,这一过程叫“DNA盲比”。当这种信息检索碰撞出“火花”,就可能意味着一个家庭的团圆。

打拐DNA数据库是如何操作的?

网上作战 有两种基本方法

打拐DNA数据库依赖于公安专用网络,采用网上作战的模式,基本方法有两种:一种是采用亲子鉴定的方法。失踪儿童所在地的公安机关采集儿童血样,检验DNA,入库;孩子父母所在地的公安机关采集父母血样,检验DNA,入库;两类数据借助计算机系统互相对比,如果符合遗传规律,并达到一定的水平,可以考虑三个血样来源于一家三口。这时,要结合调查和身体特征检查情况,综合确定孩子身份。

另一种方法是采用同一认定的方法。孩子的父母提供孩子失踪前使用的奶瓶、牙刷等,检验DNA,入库;与数据库中的失踪儿童数据对比,如果奶瓶、牙刷等的DNA数据与儿童的数据一致,并达到同一认定水平,就可以说这对父母找到了亲生孩子。

怎样加入打拐DNA数据库?

孩子的奶瓶、牙刷均可采集DNA

截至今年2月,通过该数据库找到亲人的被拐儿童已有3508名。四川省比对成功并团聚的有579人。记者从省公安厅获悉,随着DNA采集的数据和技术的,进一步完善,通过海量数据的“DNA盲比”被拐孩子寻回的概率还将进一步提升。

版权声明:本文由澳门网上十大正规赌场发布于国史进程,转载请注明出处:中秋节终聚首,龙岩男人被拐26年后借DNA比对与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