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季新被挫骨扬灰,善恶终有报

2019-09-24 18:43栏目:历史人物
TAG:

图片 1

汪季新:死后被抛尸扬灰

1.汪季新:死后被抛尸扬灰装着棺材的小车,由马崇六押车开到火葬场。场爱妻员都已调开,全由工兵操作。棺材被立马送入火化炉,但见一团火球,飞舞点火,40分钟不到,全体烧光。一副价值连城的 楠木棺材,也一路成为灰烬了。马崇六命令开动猛烈的鼓风机,向炉膛吹去,转瞬间尘灰飞溅,汪兆铭的骨灰就在空旷夜空中四散不见了。汪生前所作的诗中,曾有 “劫后残灰,战余弃骨”、“留得心魂在,残躯付劫灰”的语句,本是得意时顺手写写的,想不到,到头来发聋振聩,竟成事实!

在一个月黑风高,夜寒逼人的晚上,春梅岭四面响起了海军的“试炮”巨响。

工程兵在水泥墓上钻好炮眼,放好引信,轰然一声,炸开了这一个石墓,流露棺材。撬开棺盖,马崇六看到汪季新的尸体穿着长袍马褂,头戴礼帽,肩上还披了一条卡其灰绶带,尸体并未有腐烂,只是面色黄绿,已有黑斑点点。马崇六叫工兵进行“抄身”,开掘棺内除汪的一群朽骨和陈璧君亲手盖上的“魂兮归来”的白幡外,独有一本汪兆铭手抄的诗稿,虽已发霉,但字迹还可辨认。

稿本中的好多诗作,先都以往在有个别报刊文章杂志上刊载过,只有最后一首题为《自嘲》的绝命诗,字迹歪歪斜斜,不具年月,料是汪死前之作。诗道:心宇将灭万事休,天涯无处不怨尤。纵有先辈尝炎凉,谅无子嗣续春秋。

马崇六“验明正身”后,就下令用起重机将棺材吊到卡车的里面,向清通辽火葬场驶去。这里士兵们立刻平整土地,填满墓穴,运走垃圾,将一座事先以积木式拼装好的翘角亭子,放在墓地上,不到天亮,就已完工了。无声无息,不识不知,汪的坟茔,就此未有,这里照旧成了旅游景点的地点。

装着棺材的小车,由马崇六押车开到火葬场。场爱妻员都已调开,全由工兵操作。棺材被立马送入火化炉,但见一团火球,飞舞焚烧,40分钟不到,全体烧光。一副价值连城的楠木棺材,也多只成为灰烬了。马崇六命令开动刚毅的鼓风机,向炉膛吹去,转瞬之间间尘灰飞溅,汪季新的骨灰就在开阔夜空中四散不见了。

汪生前所作的诗中,曾有“劫后残灰,战余弃骨”、“留得心魂在,残躯付劫灰”的语句,本是得意时顺手写写的,想不到,到头来茅塞顿开,竟成事实!

戴季陶:在马尼拉自杀身亡

戴季陶曾吐槽陈Bray的自杀行为,但他于壹玖肆玖年4月18日,面前遇到窗外的风声雨声,他自感风烛残年,步了陈氏的后尘。据书上说是出于笔者不堪忍受孙科的亵渎的原由此吞食安眠药。

1948年三月,人民解放军强渡莱茵河,解放圣彼得堡。对于竭尽生平精力为国民党蒋瑞元效犬马之报的戴季陶来讲,可谓是难过化作倾盆雨,无可奈马珂流去。他毕生枉费心机,最后以自杀了却了沾满血腥和罪恶的毕生。

可笑的是,戴季陶曾极不赞成陈Bray自杀身亡的做法,但惟独七个月后,戴季陶重蹈陈的覆辙,于一九五零年八月三二十三日自杀于新北省府东园应接所。

业已足高气强横行霸道的国民党组织政府部门党覆灭前夕,政党上的众叛亲离、各怀鬼胎;战地上的军心涣散、头破血流;经济上的杂乱不堪和民怨沸腾,互相交织,组成了万籁无声的破败图画。陈Bray,那位国民政坛委员、总统府国策顾问、代理宗旨政治委员会参谋长,在国民党的各类贪墨现象和三番五次的全军覆没最近,在她毕生为之艰苦经营所谓职业付水东流之际,抵挡不住历史发展的滔天洋气,又痛恨本人不是神灵未有反败为胜之力,自吹胡子瞪眼睛却无效之时,一种透彻忧伤而又油灯已尽的低沉主张充塞大脑。在为“国事”忧心如焚又力不可能及的极致难熬之中,以一种蒋中正称赞的“愚忠”自杀成仁。缺憾即便陈式人物颇多,愚忠纵可嘉,也爱莫能助为破烂的蒋家王朝抹上丝毫的壮烈。戴季陶或然又是一种愚忠。

与陈Bray比较稍多带几许正剧色彩的是,戴季陶曾分别于一九四七年3月上旬及5月首旬两度服了高出安眠药,都因及时予以解救才苟且残延,大有“患难不死必有后福”的传说色彩。可惜,1947年5月十四日他再三回下定狠心自杀时,因心脏过度衰弱,医师纵有高超医疗技术也无力回天起死回生了。

谭平山:与世长辞于首都

抗克服利后,蒋中正假和平、真国内大战,谭平山领导的三民主义同志联合会积极参与反蒋、反国内战斗活动,呼吁早日建设构造联合政坛。之后愈发公然反对蒋志清卖国、国内战役和专权政策,蒋周泰对此又恼又恨,妄想除去谭平山。为此,他于1949出走香江,与国民党组织政府部门党决裂。一九五零年5月,谭平山在香岛参与发起中国国民党革委会,并被选为中心省级委员会。10月,他以三民主义同志联合会的地位同李济之深、沈钧儒等民主党派领导人一道致电毛泽东,响应中国共产党的中央委员会委员会建议的实行新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的号召。

四月,谭平山与沈钧儒、郭鼎堂、蔡廷锴等人离开香江,为了逃避国民党特务专门的工作职员,他们扮成登上了一艘苏联邮轮,经过14个昼夜的振动,达到东北山阳区。一九四七年10月,谭平山和李济之深、沈钧儒等叁十八个人民主人员,由西北到达已经解放的北平,并列席了新的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筹备职业。从此,谭平山来到了中国共产党中委会的身边,积极投入到为新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树立和加固的应战之中。

新中华夏族民共和国确立后,谭平山担任了宗旨人民政坛委员,行政事务院行政事务委员及国民监委领导,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委会委员,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中委、常务委员和副主席等职。在众多的事行业内部部,谭平山主要的职业是在全员监委。从1954年终到1954年1五月,全国上下开展了波涛汹涌的“三反”、“五反”运动,谭平山担负总管的百姓监委会全力投入了这一光辉的革命局动。此时的谭平山固然年纪大了,肉体也大不比往年了,但她依然是振作振奋,和监委的工作职员一同日夜操劳。一九五三年,已经七九岁的谭平山患上了原发性心脏肿瘤,由于岁数已经相当大了,以及身体的案由,谭平山就不再担任繁忙的行政事务专业了,但她照样坚持不渝总括过去,追求真理。

版权声明:本文由澳门网上十大正规赌场发布于历史人物,转载请注明出处:汪季新被挫骨扬灰,善恶终有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