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企改革可先从旅游行业着手,一个由蛹变蝶的

2019-11-18 23:13栏目:人类发展
TAG:

戴学锋表示,旅游行业在深化改革中或将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可倒逼诸多领域改革。

——专访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旅游研究室主任戴学锋

旅游行业;社科院专家;国企改革;国有企业;改革

每逢假期,全国旅游市场井喷之后,随之而来的往往是大量的游客吐槽。假日旅游出行难、住宿难、景区人满为患,甚至宰客等烦心事纷纷被晒了出来。

图片 1

乱象背后,正是旅游业的短板所在。面对民众日益旺盛的旅游需求,我国旅游业如何转型升级、健康发展成为亟待解决的问题。为此,《民生周刊》记者专访了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旅游研究室主任戴学锋。

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旅游与休闲研究室主任戴学锋表示,旅游行业在深化改革中或将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可倒逼诸多领域改革。他认为,对国有企业的改革,完全可以先从旅游行业入手。中新网 张明燕 摄

图片 2

中新网12月29日电由中国社会科学院财经战略研究院主办、中新社经济部协办、中新网提供网络支持的“财经战略年会2014”昨日在京举行。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旅游与休闲研究室主任戴学锋表示,旅游行业在深化改革中或将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可倒逼诸多领域改革。他认为,对国有企业的改革,完全可以先从旅游行业入手。

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旅游研究室主任戴学锋

戴学锋指出,旅游业在深化改革中可能将会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其实现在的大背景其实和1978年改革的背景非常类似,当时就是以旅游业为切入点,通过旅游,成立了第一个合资饭店——建国饭店。然后通过建国饭店探索引进外资的制度,甚至由此制定了《合资企业法》,之后又合并到《公司法》里边。旅游业起了这样的作用。”

民生周刊:目前,我国的旅游市场还存在很多乱象,如价格欺诈、景区拥堵等,常引发游客的吐槽抱怨,您怎么看这种现象?

他透露说,今年出台的国务院31号文件就是关于旅游业深化改革的文件。“去年大家觉得内需不足是个问题,想通过旅游业扩大内需,于是起草了一个关于旅游业扩大内需的文件。但是后来克强总理把题目改了,改成了‘改革与发展’。我想克强总理之所以把题目改成改革与发展,克强总理考虑的是如何打破各方面利益的固化。他要选择一个产业,要选择一个切入点,整个撬动我们国家的深化改革。”

戴学锋:这个问题要放在中国整个社会大的背景、大的发展阶段来看。中国整个社会服务业发展比较落后,在社会转型过程中,服务业出现很多问题,旅游业存在的问题被曝光最多,造成一种假象,旅游业存在问题最多。其实旅游业市场化最早,是最透明的。旅游业确实存在价格欺诈、环境不好、服务质量不高等问题,但这些问题大部分是社会问题在旅游业中的反映,不是旅游业中固有的问题。

戴学锋指出,这些年我国的旅游增速每年超过10%,出境旅游增速接近20%,旅游业总规模大概达到3万亿的水平,相当于5%的GDP总量。旅游产业的发展之快,足以引起充分重重视。同时,他认为旅游业消费是“让富人花钱,穷人受益”,对缓解我国现有矛盾的作用非常大。

老百姓吐槽是推动旅游业发展的重要途径,是对旅游业的最大支持,千万不能封死。只要让百姓都吐槽,把旅游业的问题都曝光,才能让旅游业成为中国服务业的首善之区。

他表示,旅游业对探索改革的作用也非常大,在国有企业改革面临一定困难的情况下,可以在旅游行业率对国有企业进行改革,因为旅游行业是完全竞争的市场。“比如说国有企业现在旅游业的国有企业创造的利润,基本沉淀在企业里边。旅游业的国有企业能不能负起一些责任,对西部旅游的开发,是不是能从这里边拿出一部分钱?对深化国有企业的改革都可以探索。”

民生周刊:在您看来,我国的旅游业到底还存在哪些短板?

戴学锋:旅游业中存在很多短板,最大的短板是公共服务。发达国家没有必要建立旅游业的公共服务,因为社会的公共服务已经能满足人们的需要。但我国整个公共服务还处于较低水平,老百姓的需求高于社会公共服务的供给,在这个背景下,旅游业带领整个社会公共服务的提升。交通、环境、旅游者找不到厕所等问题,都是旅游公共服务不足。所以国家旅游局做了《“十三五”全国旅游公共服务规划》,希望在十三五期间提升旅游公共服务。

第二是旅游供给不足。我国一年的旅游人次是50亿、60亿级别的,量非常大,但我们的5A级景区才有200多家,高水平的旅游供给严重不足。不仅是景点不足,而且整个旅游产品供给不足,比如我们休闲度假的产品不足,城市休闲产品不足,特种旅游产品供应不足,所以要进行旅游业供给侧改革。

民生周刊:那么,旅游业的供给侧改革应该怎么推进?

戴学锋:解决旅游业供给不足的问题,一方面要政府引导,另一方面要让大量市场资金进入旅游业,要解决市场化资金进入旅游业的制度上的障碍,比如土地、规划的障碍。很多地区想建旅游厕所,但规划部门不批,因为中国厕所的建设是按照固定人口计算的。这些影响了旅游业市场资金的投入,造成一方面旅游者需求非常大,社会资本非常多,另一方面旅游业的供给不足,如何把这个屏障打通,是个综合性的工作,所以要做全域旅游的事。

民生周刊:全域旅游的模式这两年比较火,很多地方在推进,但效果不一,各地对此的认识也存在差异。您觉得全域旅游应该是怎样的?

戴学锋:全域旅游最大的问题,是这个名字取得不好,让大家搞不清楚全域旅游要干什么。它其实是在以旅游业为优势产业的地区,围绕旅游业重新建立一种新的体制机制,一种新的管理办法,重新整合政府部门,变成一种新的发展理念。

现在政府对旅游业的管理方法不对,是多头管理,各个部门都要制定这标准那门槛,使社会资金投不到旅游业,所以要在以旅游业为优势产业的地区,围绕这个优势产业建立新的体制机制,这是一个蛹的过程,虫子化蛹的过程,各个政府部门要围绕优势产业重新调整。

以旅游业为优势产业的地区,主要是县域。现在很多地方,把广电、体育、旅游文化都合成一个局,叫文体旅游局,只有合并到一起,才能围绕优势产业,形成一套符合这个优势产业的体制机制。以旅游为优势产业的地区可以围绕旅游业经过一个蛹的过程,变成一种新的蝴蝶,以工业、农业为优势产业的地区,都能做一个蛹的过程,形成一种新的发展,这样各个地区才能各美其美,美美与共。因此,全域旅游实际上是在旅游业中贯彻十八届三中全会全面深化改革的一个重要抓手。

民生周刊:现在很多地方,包括原来以工业为主的地方,都在提全域旅游,发展全域旅游有什么条件吗?要注意些什么?

戴学锋:这种风气是不对的,全域旅游不是任何地方都可以搞,也不是划一地或者选一个县就可以发展全域旅游,要有相当的基础。

发展全域旅游业有个限制条件,是以旅游为优势产业的地区,这个地区的核心产业是旅游业,旅游业要在地方社会经济发展中占相当的比例,至少是10%,这样的地区才能搞全域旅游。

全域旅游不能遍地开花,它不是全空间旅游,也不是全面搞旅游,到处建景点,到处搞旅游服务,到处建厕所等,所以要给地方泼冷水。比如,海南省,整个建成景区,这个投资得多大啊,不是这么弄的。

其实全域旅游的核心是改革体制机制,围绕这个,把更多的旅游公共服务、信息化的东西能嫁接进去,为旅游者提供更好的环境。解决了体制机制的问题,就可以解决社会资金投入不进来等问题。

民生周刊:现在很多地方都在进行乡村旅游开发及特色小镇建设,一个旅游地怎样才能形成特色,丰富游客的假期?

戴学锋:旅游地的开发要形成特色,最重要的是挖掘一个地区的文化,一个地区的人形成的文化。现在特色小镇建设最大的问题,是忽视人去谈文化。现在有很多小镇,是大的投资商和地方政府合作,把一个地区的人全迁走,在这个地区重新建一个假的小镇,这已经变成一种开发模式,太可怕了。

要注意,一个地区的特色,是这个地区几十年几百年来形成的,如果把当地的人弄走,这个地区不可能有特色,这旅游业必然搞不好。比如山海关的古城,把里面的人迁走了,本来一个非常有特色的城市,现在变成一个鬼城,这样的鬼城太多了,是投资失误。每一个城市都是一个小的生态系统,需要几十年几百年的生长。现在很多规划师想重新建一个生态系统,99%都是失败的。

一个城市、一个乡村都是一个活着的有机体,是活着的社会文化。所以发展乡村旅游、建设特色小镇一定要尊重当地的人,尊重当地已经形成的业态。

版权声明:本文由澳门网上十大正规赌场发布于人类发展,转载请注明出处:国企改革可先从旅游行业着手,一个由蛹变蝶的